共赴“春城之约”|微距摄影师带你走进没见过的虫虫隐秘世界
 http://cnpressphoto.com 2021-12-09 13:26:46 来源:人民日报客户端
0

  蝉噪林逾静,鸟鸣山更幽。夜晚,蝉鸣阵阵,没有鸟语,偶有振翅的声音,蟋蟀、螽斯加入鸣唱的队伍,夜静山空。走在弯弯曲曲的小路上,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,按下快门,快门声震耳,闪光灯闪烁出恍恍惚惚的树影。以前,一个人夜晚不敢往山里去,也不会去。现在,禁不住昆虫世界的诱惑,时常总往山里跑。

  一只双齿多刺蚁倒趴在叶子上,它的两只后足和右中足勾住叶子边缘,像是在休息。它的前胸背板前、并胸腹节背板各有两根刺,腹柄结顶端两侧各有一根长刺,六根长刺,时刻彰显它的威严,不可侵犯。

  一只象甲睡姿很是讲究,一对前足,一上一下扶着草茎,它的右触角靠着右前足。它的睡姿与《神雕侠侣》中小龙女的睡姿可以一比。遗憾的是象甲太敏感,没有拍摄几张,它装死掉到地上。这是它逃生的技法。

  另一草茎上,深褐色的螟蛾睡得很香,它用前足和中足抱住草茎,后足随意摆放。螟蛾合上的翅膀像长长的尾巴,翅面覆盖层层叠叠的毛,后翅开阔,像扫把。突然想起“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”,螟蛾应该是愿意扫天下的吧。

  螟蛾幼虫无力的在叶子上攀爬,眼里似乎充满着无奈,十几只绒茧蜂幼虫寄生在它的腰部,吸食它的汁液。这些绒茧蜂幼虫很快会结茧蛹化,螟蛾幼虫会被榨干,在痛苦中死去。看到无助柔弱的一方,往往想伸出手解除它的痛苦,但这是自然法则。

  一边是即将死亡的疼痛,一边是即将出生的欢乐。草叶上几只蝽卵,一枚已经空了,空了的卵,像透明的啤酒杯,未空的像一张张笑脸。脸上的红点是即将出生蝽若虫的复眼,黑色的“嘴巴”是破卵器,它们用微笑为自己的出生献礼。

  每一个生命的出生,都像是在奏响生命的乐章。

  循着头灯灯光,一个螳螂的螵蛸在风中轻轻摇动,隐约有些身影。走近细看,一只只刚出生的小螳螂由一根根丝线拉着,像在荡秋千。地上、叶子上到处都是刚出生的小螳螂,它们新奇地打量着世界,转动头部,擦拭“刀子”,像是在欢呼。一个螵蛸能孵化出数百只小螳螂,等等,也许我能拍到一些小螳螂孵化出来的全过程。

  为了便于拍摄整体画面,我转动了螵蛸枝干,七只小螳螂挤到一起。它们腹部末端都系着一根丝线,也许,这样才能保证它们出生时不会直接摔到地上。

  怕影响后面出生的小螳螂,拍了几张,把枝干转回原来的位置。突然,一只小螳螂从洞里钻出来,大大的眼睛,一如初生婴儿,皮肤光滑水嫩,它的足、触角,紧紧贴着身体,抱在一块,它突然用力抬头,上扬,然后使出全身的力量向下,像运动员跳水时起跳、俯冲。要不是刚才看到先出生的螳螂有丝线拉着,真担心它会摔死。瞬间它已停在空中。不知道是它的力量还是风的作用,它一直转圈。转着转着,身体伸直,六足展开。这时,我才发现,它身上有一层胚膜,胚膜脱到腹端,小螳螂挣脱丝线的束缚,它才算是完成新生,真正脱胎换骨成为螳螂一龄若虫。

  螵蛸上,枝干上的白色的泡沫一样的东西,原来都是它们脱下的胚膜。

  接着,一只、两只,许多的小螳螂也出生了,想像之前数百只螳螂的出生,仿佛它们是奏响了生命的乐章,又像是马戏团钢丝上的舞者,以优美的舞姿宣告它们的到来。

  一片小小的天地,因为它们的到来充满生机。
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[责任编辑: 李毅成 ] [字体: ] [打印] [关闭]
关于我们 - 版权声明 - 联系我们 投稿信箱:cnpressphoto@gmw.cn
京ICP备19055723号  Copyright ©cnpressphoto.com